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浏览历史

© 2005-2017 我还记得那天刚到西安病房外时眼泪一下子哗哗地流。我是接母亲出院来了这是最后一次母亲住院了,人家接病人出院是看好了病愈了,而我们呢是把一个根本没有看好的母亲,一个无法救治的母亲拉回呀啊。她回家是等着死亡呀啊我无法接受我赶忙擦干净眼泪强装平静免得母亲发现。过了一大会儿我自己不哽咽了才慢慢走进病房。母亲见到我很高兴随后就抱怨道这伙是啥医生嘛。又把我往回赶我都来了快一个月了竟然连一个拉肚子都看不好。现在我又咳嗽说把我转到这个病房继续看现在又没有看好就叫我回去呢。我只好附和道您得了一辈子的鸡鸣泄你叫医生给你几天就能看好,那就成了神仙了弄啥都有个过程嘛,咱慢慢来将养嘛。我们和医生及护士都悄悄私下说好了任何人进病房都不说癌症和肿瘤这几个字,免得母亲听了难过尽管病房门口就写着肿瘤内科因为我的母亲一字不识我和哥姐倒庆幸。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